Home » 的聖所,CONSOLATA

的聖所,CONSOLATA

《诺瓦勒萨编年史》与《弗鲁图阿利亚编年史》

圣母大教堂的历史渊源与中世纪以来流传于世的两部重要历史著作所讲述的故事紧密相关,一部是编写于公元十一世纪的 《诺瓦勒萨编年史》(Chronicon Novalicense),另一部是公元十三世纪的《弗鲁图阿利亚编年史》(Cronaca di Fruttuaria)。

I) 根据《诺瓦勒萨编年史》记载,公元906年,由于撒拉逊人入侵,诺瓦勒萨修道院的本笃会教派修士们(monaci benedettini)纷纷逃往当时的都灵圣安德阿教堂(chiesa di Sant’Andrea)附近避难。当本笃会修士们从苏萨山谷(Valle di Susa)来到都灵后,阿达尔伯特侯爵(marchese Adalberto)决定修建一座修道院,并将原本属于贡佐勒市(Gonzole)和圣达尔马佐市(San Dalmazzo)的土地捐献给了修士们(公元929年)。

II) 《弗鲁图阿利亚编年史》中则讲述了阿笃因诺国王(re Arduino)在公元1016年修建礼拜堂的经过,传说阿笃因诺国王在梦中见到了圣母玛利亚、圣徒本笃和抹大拉玛利亚

他们命令国王修建三座教堂,梦醒之后国王一一照办,其中一座就是建在都灵圣安德阿教堂原址之上的礼拜堂,也这就是在这里,人们找到了曾一度遗失的古老圣母像。

Luigi Morgari, La visione di Re Arduino, 1904, in cima alla balconata

路易吉•莫尔戈利(Luigi Morgari),“阿笃因诺国王见到显圣”(作于1904年),绘于感恩圣堂上方的楼厅顶部。

崇拜圣母的传播(公元十二世纪 ~ 十三世纪) 

根据传说和阿寇特(Arcourt)记述的渲染印证,一位来自法国布莱松(Briançon)的青年盲人在圣安德 阿教堂附近见到了圣母显灵,之后他找到了曾经神秘失踪的圣处女圣母玛利亚画像。这副神奇的圣像,早在这之前的几个世纪中便是圣安德阿教堂的一部分,之后不 翼而飞,在那位盲人找到它之后,圣像显神迹使这个盲人的眼睛复明,此后,圣像成为神奇力量的化身,向人间赐予恩惠和奇迹。

F.Cervetti Il cieco narra ai fratelli la visione, seconda meta del 1700, cornicione cupola

菲利切•切尔威狄(Felice Cervetti),“盲人向修士们讲述其见到显灵”(作于十八世纪下半叶),绘于六边形礼拜堂上部的楣柱,另外五根楣柱上绘有其他五幅油画,共同描绘了布莱松盲人的传说。

失而复得以后,圣母的画像被敬奉在教堂的一个礼拜堂之中,越来越多的信徒和朝圣者从四面八方赶来对圣像顶礼膜拜。如今,挂在教堂主祭坛上的画像是一 幅十五世纪时期的作品,是仿照保存在罗马人民圣母教堂(chiesa della Madonna del Popolo)的那幅圣母怀抱圣婴的画像。

都灵圣母大教堂的这幅画像的底端有拉丁文书写的一行字“罗马的人民圣母玛利亚”(Sancta Maria de Populo de Urbe),由此可以推断,这与1480年多明尼克•德拉•若威莱主教(vescovo Domenico della Rovere)派遣的圣安德阿教堂教士朝圣使团有关。

La Madonna del Popolo, XIII sec. Roma, Santa Maria del Popolo

“人民圣母像”(十三世纪作品),收藏于罗马的人民圣母教堂。

公元1584年,安杰罗•佩鲁兹神父(monsignor Angelo Peruzzi)朝拜了圣母大教堂,他描述教堂的圣坛“装饰得相当体面庄严”,这次朝拜标志着本笃会修士最终放弃了属于他们的修道院,并于1589年被西 多会教派(ordine dai cistercensi)的修士取代。

佩鲁兹神父是这样描述教堂的圣处女礼拜堂的: “圣母玛利亚的祭坛处于礼拜堂拱顶的下方,在祭坛上人们可以欣赏到一幅十分虔诚的荣耀圣处女画像,周围墙上挂着蜡制或银制的许愿画以及世间男女的画像。每天在这敬献给圣母的祭坛上都有数不清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朝圣者参加圣礼。”

西多会修士取代了本笃会修士管理圣安德阿修道院 

西多会的修士们入驻圣母大教堂之后,不仅修建了一座新的礼拜堂以保存倍受崇拜的圣像,而且不遗余力地传播和发展教 众。公元十七世纪期间,西多会修士们决定修建一座新的教堂,建造计划被交给了大名鼎鼎的建筑师瓜里诺•瓜里尼(Guarino Guarini)。新教堂于公元1704年竣工开放。

公元1706年法国人围攻都灵城时,整个城市的人们都聚在圣母大教堂周围祈祷。围攻被解除后,人们脱险了,都灵城决定将所有被敌人占领的道路都用神龛作为醒目标志,围成了一圈长达12英里的环形路,这些神龛上都镌刻有圣母雕像和1706年字样。

皮耶特罗•布斯卡利翁尼(Pietro Buscalioni)在他著于1938年的专论《都灵市、皮埃蒙特大区以及伟大萨沃亚王朝历史上的圣母大教堂》(La Consolata nella Storia di Torino del Piemonte e della Augusta Dinastia Sabauda)中对此有详尽描述。如今,在教堂栅栏围起来的花园内还可以看到当年这些神龛的其中一座。

Pilone votivo del 1706, Santuario della Consolata, cortile entro la cancellata

1706年的许愿神龛,存放于圣母大教堂栅栏内的庭院中。

从十九世纪到如今的圣母大教堂

十九世纪圣母大教堂的历史依然与都灵市的命运休戚相关。1835年都灵城内爆发了一场霍乱瘟疫,市政府向圣母大教堂许愿,请求“圣母慈悲怜悯,或许根除霍乱瘟疫,或许将瘟疫的危害减小,或许以上帝希望的其他方式拯救这座城市”。

这个许愿被画家阿马德奥•奥杰罗(Amedeo Augero)在1835年到1836年间描绘进了他的画作之中,这幅画现在珍藏在都灵市政大楼的议会厅中,画上描绘了市民代表们正式向圣母大教堂敬奉许愿品的庄重场面。

A.Augero, La Civica amministrazione di Torino presenta a Mons. Arcivescovo..

阿马德奥•奥杰罗,“霍乱瘟疫时都灵市政府向大主教阁下敬献许愿品”(作于1836-1837年前后)局部,收藏于都灵市政大楼议会厅。

为了纪念这一愿望最终得以实现的美好结果,为了感谢圣母玛利亚的恩惠,都灵市政府在1836年建起了一根顶端雕有圣母怀抱圣婴塑像的花岗岩石柱,如今这根石柱矗立在圣母大教堂旁边的小广场上,供人瞻仰。

朱塞佩•博里安尼(Giuseppe Bogliani),“圣母怀抱圣婴塑像的许愿石柱”(作于1835-1837年间),现置于圣母大教堂的小广场上。

1858年,继玛利亚修道会修士们之后,大教堂被方济各会小兄弟守规派(Francescani Minori Osservanti)的修士们接管,直到1871年,是年,神学家路易吉•瓜拉(Luigi Guala)所创建的教会旅舍(Convitto Ecclesiastico)从圣方济各•阿西西的修道院转移到了这里。公元1882年阿拉曼乐神父(canonico Allamano)出任教堂总管,在他的带领下,于1899年到1904年间对教堂进行了最后一次大规模扩建,建筑师卡洛•切皮(Carlo Ceppi)和工程师安东尼奥•万东勒(Antonio Vandone)主持了工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与教堂相毗连的教会旅舍在1943年被轰炸,部分损毁。在旅舍借宿的教徒僧侣们不得不被疏散到布拉(Bra),直到1948年对教会旅舍进行了重建和维修,这些教徒僧侣们方才重返都灵。

 

Comments are closed.